有奖连载|丁墨全新悬爱力作《待我有罪时》第六期

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登陆
AG直营平台
栏目导航
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登陆
AG直营平台
AG平台
AG真人游戏
有奖连载|丁墨全新悬爱力作《待我有罪时》第六期
浏览:116 发布日期:2020-01-01

明韬颤巍巍的,眼睛还盯着匕首,喊道:“你……你才做小动作!躲草丛里干什么?”

顾天成神态非常懒散地把架在明韬脖子上的匕首换了个方向,轻轻一拉,于是又出现一道细血痕,明韬流下了眼泪。

尤明许说:“你还挺会做梦的。我之前还想过要相信你,简直瞎了眼。真以为自己偷袭得手了一招,就能干掉我了?去你妈的!打架我从来没输过谁!”

尤明许看了两眼,低头,指了指他们三人,又指指自己,再指指前头的顾天成,指指傻子。尽管没有言语交流,直觉告诉她,傻子能听懂。事实上他看起来也听懂了,因为他又怕又厌恶地望了一眼顾天成,很挣扎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?”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。

《被光芒簇拥的他》

顾天成说:“不慌。既然不想坐,过来,让我抱一会儿。”

他却说:“你明明在笑,可我怎么觉得,你看起来有点伤心?”

丁雄伟身边那两个陌生警察说:“我们没有见过他,马上核实。”

爱你们 ❤

这一下来了十多个人,打头的两个她不认识,应当是本地警察,但后面的就是自己人了。

想到这里,她心中又是一恨。此时顾天成正从她面前不远处经过,到底是心事太重,又或者有了错误的预期和自欺,他始终盯着前方,没有看到他们。那张俊朗硬气的容颜,此时竟有些恍恍惚惚的,只是眼神依旧冷酷。

尤明许神色极其平静,很轻很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顾天成眼皮都没抬一下:“别操心他,下一个是你。他们算什么,你才是我要的。我要把你切成一块一块,我要把你也吃了。你离不开我,这辈子都别想逃。”

善恶边界,你是我的无处可逃在抵达真相之前,没有人可以给我们的爱定罪。

尤明许没动,却听到身后的傻子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:“姐姐……我不想去……”

许梦山答:“两天前。”

尤明许眸光定定,心想:傻子真的说中了,他真的要这么做。

他手里的刀锋已在明韬的脖子上划出细细的血印子,吓得后者腿都软了,想跪不敢跪,想躲躲不开。顾天成的手很稳地架在明韬脖子上,眼睛却望着尤明许。

这句他是能听懂的,愣了愣,转而看向地面,又飞快地看了看她,再看地面,居然摆出一副生了气不理她的样子。

连撞七八下后,顾天成满脸是血,眼睛半睁半合。尤明许这才满意,低下头,靠近他耳边,轻声地说:“是不是比刚才更爽?嗯?”

尤明许越过四人,走到了离他半米远处,站定。

那个结打得不错,顾天成知道尤明许没有在这方面耍诈,笑了笑,说:“你过来。”

在下面推荐的完本小说里选择一本,我们通过后台操作赠送你这部小说的全部内容,让你从头爽到尾。你们也可以在留言区推荐你们想看的APP里的小说,我们会定期更换哦~

中册:

他终于清醒,亦开始变得冷漠。她也更加清醒,清醒地知道,她已沦陷于他的世界。

★一段扑朔迷离的杀人回忆,一次毫无预兆的情感收留,一场以善为名的众恶惩罚。

公告栏

一键购买此文书籍!

傻子慢慢地走向邹芙瑢,其实总共也就五六步的距离,中间他又回头望了尤明许一眼。

然后尤明许就感觉到那两根钩着自己尾指的手指,加重了些。傻子不发一言,很固执。尤明许心里哭笑不得,说:“你小狗啊你。”

“把手举起来我看看。”顾天成命令道。

顾天成只是望着她,片刻后,低头笑了,轻声地说:“明许,你真的不要骗我。如果你骗我、利用我、离开我,我真的会很伤心、很伤心。”

尤明许这才微笑着对傻子说:“弟弟,我们一起玩个游戏好不好?你看,你和他们一样,把手绑起来,排成一排,然后姐姐……来追你们。快过去,快去!不要被姐姐抓到。”

正在这时,林子远处响起了警笛声,还闪烁着警灯,听这声音,来了四五辆车。

【京东图书】

刀尖行走的刑警生涯,第一次有人为她舍生忘死。她隐隐知道,自己想要寻求的,只有他能给予。

★ 新增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全新联合番外,又甜宠又刺激。

顾天成的俊脸涨得通红,奋力挣扎了几次,可尤明许就跟壁虎似的,稳稳贴在他背上。如此反复,顾天成终于放弃,趴在地上,不动了。

他不说话了,可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,还是滴溜溜地盯着她。尤明许竟心生一丝莫名的狼狈,干脆露出个甜甜的笑说:“你过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医生立刻查看伤势。

她却执意带他飞向高空。不是逃离原罪的真相,而是更加看清真相。

他只是抬眼看着她,目光定定的。尤明许收了笑,说:“松手,我是警察,我会保护你,但你不能再黏着我了。”

“我们走好不好?”他问,声音很低很弱。

参与方式:读过本书的孩子在文末写一句推荐语;没读过的孩子坚持在连载的文章下方打卡(留言即可)。白马君每天都会从留言下方抽中一名小幸运者,次日即公布。

他在她手掌的安抚下,往嘴巴里鼓了几口气,脸皮都撑圆了,俊脸变成了一个球,勉勉强强点头。

丁雄伟盯了傻子几眼,尤明许加了句:“要看看是不是西藏这边的自己人,他出事前驾车行驶在这条公路上,并且似乎知道一些案情。嫌疑人认为他是警察。”

她打开手电,朝他们的方向晃,很快就有了动静,一群人打着手电赶过来,隐隐还有哭泣声、说话声、呼喊声。尤明许知道,大概是刚才跑掉的三个人质被警方发现了。他们被恐惧折磨了一个晚上,现在也终于可以安心痛哭了吧。

尤明许愣了愣,淡道:“瞎说什么,大人的事你不懂。”

许梦山长得高高瘦瘦的,眉眼平平,不苟言笑。此刻却笑了,说:“得了吧,你能被阴?以为我刚才没看到嫌疑人被你揍成什么熊样了?大雨塌方,很多警力被调走了,这条路根本不通,我们花了好大力气才赶来。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就在这时,走在顾天成身后一米多远处、一直垂着头的明韬,也不知道是哪根筋跳了跳,若有所觉地转头,朝他们的藏身处茫然地望了望。

尤明许却勾起嘴角,笑了。

“我不知道呀。”他答,“就在我口袋里。”

他毫无预兆地闯进她的生命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姿态,更像是蓄谋已久。

尤明许立刻竖了根手指在唇边,示意他噤声。哪知明韬睁大眼,目光闪了闪,那氤氲的眼眸,竟让尤明许心中一震,无法置信。然后明韬整个人仿佛触电一样,激动地大喊道:“他们在那里!在草丛里!把他们也抓起来,别让他们跑了!”

顾天成一脚踩在她后背上,直踩得她想要呕血,他冷冷的声音在头顶:“你终究还是没有选择我,那就去死吧。真以为你能抓住我?我已经杀了一个警察,又撞废了一个,你真的不算什么。现在,我就给你最快乐、最难忘的经历。”

尤明许心想:你什么时候记得我的名字了?

【未完待续】

排版 | 白马时光

展开全文

她说:“听话,坐下。”

尤明许望着她,他眼神深幽。

这么想着,傻子忽然有一点点伤怀。

丁雄伟看了一眼傻子,到底不和他一般计较,点头,扬声喊道:“许梦山!”就带着手下四散开去控制现场了。

内容介绍:

然而,晚了。

新书亮点:

尤明许当没看到,问:“头儿,带医生没有?”

这下他却聪明了,瞪她一眼,摇了摇头,嘴巴嘟得老高。

丁雄伟朝他说:“你瞪什么瞪?”

尤明许把傻子的手一握,扑了出去,直冲顾天成和明韬之间的那段绳索,要把三个人质抢过来。

人人都定我有罪,那你呢?

说完,尤明许就感觉到他的唇碰了碰自己的头发。

尤明许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到西藏的?”

尤明许也淡淡一笑,丁雄伟拍完后,就看到她身后那身份不明的小子,瞪着自己。

作者简介:

《蜜糖味儿的她》

“可你一看就会用?”尤明许飞快地说。

傻子不动,只是望着尤明许。尤明许有点头疼,隐隐也猜出为什么—他被撞傻后醒来,误打误撞跑进她帐篷里,第一眼看到的人是她吧?这是产生雏鸟情结,把她当成妈了?

尤明许却没理会他,抬头看见傻子放完人,手里还拿着她从草丛扑出来之前,偷偷塞给他的刀片,转过身来,满手满袖的血,眼睛都瞪红了,气喘吁吁。仿佛一头受伤的小兽,下一秒就要不顾性命地冲上来。

尤明许看了一眼傻子,他没啥表情,看来没有下意识地惧怕警察。

他把脸埋在泥土和落叶里,笑了,说:“明许,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。看在咱俩那点情分上,别把我抓回去,给我一把刀,或者直接给我一刀。反正我回去也是死刑,死在这里还痛快些。”

“你不是也答应我,放了他们,跟我走?现在要做什么?”尤明许问。

“要不我给你绑上两根?”尤明许柔声地问,“这样你就可以跟着我了,不会乱跑。”

★作品连载期间,网络收藏量37万 ,读者留言3万 ,赞赏人数多达275万,评分高达9.6分;超话活跃,阅读量2466.7万。

尤明许轻笑着说:“傻子。”

他伴随左右,像一个无辜的弱者,却一点点瓦解着她的内心。

丁墨:高人气作家,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派,被读者赞誉“又甜又刺激,又萌又感动”,“开创了全新的言情小说模式”。其作品多次横扫各大畅销书排行榜,且均被改编为热门影视。

他低下头,手指忽然一动,原本的两根手指换作整个手掌,将她那根细细的尾指握得很紧。尤明许愣了愣,他的手大而瘦长,就是凉得很。他轻声地说:“明许,别丢下我。我谁也不认识,什么也记不得了。我会很乖的。”

尤明许的脚步生生一刹,胸膛剧烈起伏,盯着他。

顾天成脚步急刹,霍然回头。隔着夜色和草叶,尤明许看清了他的眼睛。

有奖连载活动继续中——

尤明许的手指几乎是飞一般地从傻子的手心抽出来,因为实在是出其不意,加上旁边有人说话,让脑子轴轴的他分神了,居然真的让她成功逃脱。傻子呆了呆,抿着嘴,已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,瞪向来人。

上册:

“弟弟你不要动。”尤明许说,“这是我和他的事。”

六目相对,毫无遮掩地对上了。

有奖连载奖品——

就在这个瞬间,顾天成甚至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动作的,只看到她单手推在了地面上。她的动作实在太快,等他反应过来,人竟然已从他踩得死死的脚底侧滑出去。不是他踩得不够狠,实在是太快。只这样一个简单动作,就令顾天成心头一震,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遇到高手了,她这一路装柔弱装得倒是干脆!

原标题:有奖连载|丁墨全新悬爱力作《待我有罪时》第六期

参加上期留言活动的获奖者,是微信昵称为“-盛夏°C”的朋友,请获奖者在本文之下留言你的白马时光APP账号ID以及你想看的书籍 (有奖连载奖品里选择,本期或者往期都可)。

尤明许轻哼一声说:“难怪嫌疑人能在路上逃几天,是他命大。”

哪怕将来把翅膀折在高空,也甘之如饴。

新浪微博:@丁墨

那三人都静默着,哪敢打扰。最后的傻子则低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两人都静默了一瞬,他笑了,说:“扑?扑错人了吧?”指指自己胸口,“往这儿扑。”

尤明许看一眼身后跟出来的傻子,他满脸愤怒,眼神痛恨,双手紧握成拳,垂在身侧。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满满的敌意。

尤明许喊道:“丁队。”

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,放下了手里的匕首,下一秒,明韬就半软地瘫在了地上。顾天成单手还是牵着那根绑着四个人的绳索,另一只手玩着匕首,又抬头看了看周围,说:“就这儿吧。”

他茫然地望着她,然后点头。

尤明许站到一旁,说:“举吧。”

顾天成终于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什么高手。

几个人都盯着傻子。

却听到女人在上方淡淡地说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?和我谈感情?还敢一路撩我,我脑子进水了才会让你如意,你就等着回去面对那些受害者家庭,接受法律的惩罚吧!现在你那颗变态的心里,能多半点是人而不是畜生的觉悟吗?没人能侵犯别人的生命,你我都不能。不过,在那之前……”

如果秘密就藏在黑暗深处,我也愿意一点点燃尽自己,当作你的光明。

爱是一场原罪。她愿意背负它,再历一次险境。

尤明许知道他心里一直厌恶傻子,为了不再激起他的情绪,她快步走过去,三两下把绳子系在傻子的手腕上。傻子一直低头看着,不说话。系好后,她飞快握了一下他的手腕。他的手腕很修长、很结实,是成熟男子的身体。

尤明许冷冷横他一眼。

尤明许心想:不对啊,警察扣人都随身带手铐,车上、顾天成身上,还有傻子身上,都没看到手铐,反倒是带着这种简单方便、罪犯常用的工具。

顾天成已收起了温柔的笑,此刻的脸色冰冷得完全不负连环杀手的身份,他说:“我数五个数,五、四……”

都不用他提醒,那三人转身跌跌撞撞就跑。甚至连宋兰,都只是回头看了地上的尤明许一眼,露出痛苦表情,含泪跑远。

“明韬。”尤明许看都不看他,“有的人就是死于话多。”

丁雄伟又问:“他还有没有别的同伙?”

立刻安静了。

他想了想说:“好。”但还是低着头,两根手指抓着她的尾指不放。

傻子就站在距离他俩几米远的位置,一只手捏着匕首,另一只手不知从哪里捡了块石头,一副看情形不对就要扑上来的样子。两人目光对上,他虽蓬头垢面,身上染血,眼泪汪汪,却咧开嘴大大地笑了。

尤明许挣了挣,挣不脱。好吧,先不管他了,正事要紧。结果尤明许抬起头,就看到丁雄伟那只老狐狸的眼睛里,闪过一丝戏谑的笑。尤明许瞪了他一眼,眼神示意:他脑子坏掉了!

那人是她很信任、很熟悉的人,是她的同伴。

第六期

傻子此刻的眼睛依然是清澈的,意外地还有些空,空得就像天空,也像大海。因为有尤明许挡着,顾天成看不到他的脸。傻子垂下头,说了句话,声音轻极了:“你要是不管我,我就把尿尿的事说给好多人听。”

尤明许点头:“没错。他已经跟我坦白了,不止杀了四个,是六个。而且他刚才也准备杀另外三名人质,我想他极有可能就是那名连环杀手。”

然后,顾天成头也不回,反手握匕首,抬臂就往刚刚勉强站了起来的明韬脖子间猛地划去。尤明许全身本就紧绷如弦,几乎是和他同时动了,一把抓向他的手臂,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腰。但终究是被动了,身手施展不开,尽管她的手如同灵蛇般抓住了他,直接改变去势,令他的匕首偏了,划了个空,可她的人也落进了他怀里。他另一只手松开绳索,抓住她脑后的长发,尤明许心中暗叫不妙,头皮瞬间剧痛,他已阴沉着脸,头猛地撞上来。

尤明许说:“你听着,我们不走。这些不是坏人,都是警察,是好人,是来帮你的。我也是警察,他们都是我的兄弟。待会儿会有人问你问题,你全部都照实回答。我们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朋友……你的爸爸妈妈,带你去安全的地方,好不好?”

顾天成到底是愣了愣,因她脱口而出的脏话,和隐隐改变的全身凶狠气质,让他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这个女人了。

傻子不说话,大概也感觉出来眼前这人不好惹,然后他轻哼了一声,盯着尤明许头顶,抬起一只手,轻轻摸了摸,又拍了拍,像是要把什么给拍掉。拍完后也不看丁雄伟,抬头看天。

“他的情况你现在掌握多少?”

她不说话,但也没有强行甩开他。两人就这么静了一会儿,直至身旁有人说:“我看他再流几分钟血也死不了,你们谈完叫我。”

不能逃避,也无须逃避。他知道她已是她灵魂的主宰。那么就一起紧紧相依,飞翔在这荆棘密布的黑暗之中。

尤明许说:“喂,给两根带子,就你之前拿来绑我的那种。说你傻你还不承认,明明想救我,为什么还要把我绑起来,差点以为你是另一个无脑罪犯了。”

一场模糊的杀人回忆,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噩梦。连爱她,都成为不够光明正大的心思。

顾天成说:“坐。”

“可我怎么觉得你是来抓我的,现在我要是把他们放了,你是不是和这傻子警察一起,埋伏起来暗算我了?”

尤明许说:“我不会,真的不会。也许曾经有人让你伤心过,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。”

如果你们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,

丁雄伟又看向她身后:“他是谁?”

尤明许痛得气都喘不过来了,挣扎着抬眼望去,就看到傻子双手染血,但绳索早已被割开,他居然很机灵地把还吓傻在原地的三人绳索一扯,那三人这才回神,开始往旁边躲。他又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,捡起顾天成刚才掉落的匕首,转身就“唰唰唰”割断了三人手上的绳索。

丁雄伟:“……”

哪里知道下一秒,就感觉到一双手非常轻巧地抱在了自己的腿上,怎么回事?顾天成甚至不清楚她是怎么卸力的,腿就落在了她手里。然后,他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从那条腿上传来,关键不在于力量大得多么惊人,而是用力的方向太要命,令他失去平衡,“嘭”的一声往后摔倒在地。

顾天成走在最前头,双手插在裤兜里,一脸淡漠,手里还牵着根绳子。绳子后面依次绑着明韬、宋兰和邹芙瑢三人的双手,每人和前一人大概隔了一米的距离。明韬鼻青脸肿、嘴角有血,显然被狠揍过。宋兰和邹芙瑢也是伤痕累累,身上血迹斑斑,脸色苍白,脚步踉跄。三人都显得畏畏缩缩,眼含惊惧。

傻子只是怔怔地望着她,那墨黑的眼眸深处,似乎飘过了一丝傻傻的笑意,又或者,什么都没有。

“你的样子看起来好奇怪。”傻子忽然在旁边说。

丁雄伟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,伸手用力一拍她的脑袋:“你运气够好的啊!我们正在收包围网,被你一头给撞上了。”

顾天成抬腿就朝她的腰腹再次踢去,那里刚才已被他踢伤,他毫不介意让它彻底被踢坏掉!然而就在这时,尤明许抬头,不躲不避,竟伸手朝他的腿抓来。顾天成心中冷冷一笑,她怕是不要命了。

“队里还有谁来了?”

白马时光APP下载——

顾天成并不因此惊恐,反而感觉到一阵陌生的兴奋。他双手撑地想要弹起,却听到女人很轻的一声笑,她居然放了手,任他起身。她也爬起来,两人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。顾天成双手握拳,摆出搏击姿势,眉目冷酷无比。尤明许则依然娉婷站立,双手微微垂落,一双凤眸似笑非笑地望着他。

已出版作品: 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《美人为馅》 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等。

“怎么?”

他磨磨蹭蹭从口袋里抓出几根束口带,走过来递给她。尤明许一边绑顾天成,一边问:“你随身带着这个干什么?”

尤明许笑了,摸摸他的头,用口型无声地说:“听话。”

《我被大佬锁死了》

尤明许笑笑:“你乱脑补什么呢?我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。”

明韬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竟然跟他是一伙儿的?雌雄大盗!再带个无组织能力的弱智杀手,天哪……”

“他自称叫顾天成,27 岁,湘城人。曾经是IT 行业创业者,创业失败,身患绝症。另外据他所说,他失踪的女朋友,也是被他杀的。”

《灼心热恋》

“怎么才到?”尤明许笑着说,“我差点被嫌疑人给阴了。”

诸善已死,诸恶奉行。

然而被收留的他,似乎隐藏了太多,让她真假难辨。

顾天成还在呵呵笑,俊脸上已满是泥,突然间头皮剧痛,脑袋已被女人提起,他笑得更大声了,尤明许的脸上已没有半点表情,她提起他的脑袋,一把重重地撞在地面上,他闷哼一声,鼻骨大概被撞断,血流了出来。

他也看清了她的。

尤明许面无表情,也不转头。

明韬:“快!快!快把他绑起来!”

两人又说了几句,傻子任由医生处理伤口,但一直看着他们。他虽然不明白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又一个男人跟尤明许是什么关系,但他感觉得出来,她此时跟之前每一刻都不一样,换了个样子,讲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。她很放松,整个人都很松弛。她唇畔那一抹漂亮的微笑,是发自心底的。

傻子不疑有他,弯腰靠近。尤明许一把拉住他的衣领,两人的脸一下子靠得很近,她将嘴里的一大口烟朝他喷去。傻子毫不防备,嘴里吸了一大口,瞪大眼,整张脸又难看地皱了起来,往后倒退一步,捂着嘴咳了起来,眼泪汪汪。

傻子不动。

尤明许屏住呼吸,双手紧扣地面,后脚稍稍抬起,如猛兽般即将扑出。傻子似乎也被她感染驯服,他的姿势很呆板,蹲在地上,那双大手也握成了拳头,举起放在脸的两旁。不知为什么,这模样让尤明许想到了憋足了劲儿的小鸡,或者小鸭子……

来人正是湘城岳山区刑警支队队长丁雄伟,尤明许的顶头上司。丁雄伟四十多岁,中等身材,还有点啤酒肚,看起来貌不惊人,但两道浓眉下,是一双沉静冷肃的眼。他看了眼尤明许脚边昏迷的顾天成,问:“就是他?”

顾天成被撞晕了过去。

尤明许却忽然变了脸,又露出了那散漫慵懒的笑容,说:“说什么呢?我是怕明韬对你不利,他刚才在做小动作。”

一场以善为名的盛大犯罪,埋伏在人性深渊里的变态阴谋,终于浮出水面。

尤明许说:“暂时还没发现。”

这下,明韬三人看尤明许的眼神都变了。难以置信,面如死灰。

人来了。

尤明许说:“你还要干什么?很快就要天亮了,就把他们扔这儿吧,会有人来救的。我们走。”

以头撞头,尤明许个子比他小多了,身体更没有他强壮,连头都没有男人那么坚硬、那么大,被撞得剧痛,一时间头晕目眩。他毫不留情,直接连揍两拳,把她揍翻在地。

“没错。”

他举起手来。

过了几秒钟,她走向前,他抬起握着匕首的那只手,将她抱住。尤明许感觉到硬硬的匕首就贴在自己后背上,只能纹丝不动。

• end •

尤明许答:“嫌疑人就是抢劫了他的车,还把他这里撞伤。”她指了指脑袋,“身份不明。”

一抬头,就见他那黑漆漆的眼睛,特别专注地望着自己。

然而他“装”得好无辜,甚至有那么点可爱。悬案接踵而至,她奔赴旋涡中心,抽丝剥茧。

【当当购物】

下册:

“能调动的都来了,樊佳也来了,在后头,这会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”樊佳是队里和他们两人比较交好的另一名女警。

顾天成把脸往她脖子上靠了靠,感觉到她跳动的脉搏,他的心微微兴奋,说:“想做我的女人,就要听话。你有没有杀过人?即使是警察,也没有杀过吧?你连我杀人都没见过,咱们今后怎么好好过日子?”

顾天成嗤笑出声:“还挺舍不得的?”

傻子这才走到医生身边,在一根断木上坐下。

可以在【意见反馈】项进行反馈哦~

丁雄伟一挥手,两名警察走上来,将地上的顾天成抓起,戴上手铐。顾天成昏迷着,被他们架走。

尤明许心想不好,果不其然,马上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一拉。她转过头,傻子整张脸已经拉下来,低着头,牙齿咬着下唇,又拉了一下她的手。

尤明许又笑,也不急。管他是龙是虫,现在都在她手心里,又跑不掉。

她无法回答,就像一次次无法拒绝这个无辜的灵魂。如果爱是一场原罪,我愿意成为你最后的救赎。

丁雄伟点点头,打量了她一下,说:“所以你昨天出了无人区,收到消息后,立刻结束休假,往这个方向走,是想跟我们会合,结果撞上了嫌疑人?”

顾天成如同猛兽般扑了过去,一拳狠狠朝着尤明许面门挥出。尤明许仰头就倒,身体弯成半弧,人却还立着,顺势抱住顾天成的胸,顾天成心知不妙,大吼一声,双掌往她背心垂落。然而晚了,女人的动作行云流水、一气呵成,在他的拳头落下前,人已经再次失去平衡。她直接将他放翻在地,然后她整个人如同猴子似的,跳到他头部上方,顾天成刚想起身,正中她下怀,她用手肘扣住他的脖子,然后整个人骑坐上去,将他死死压在地上,再也动弹不了。

顾天成能在两地杀六人,还逃了这么久,决断力和反应力早已融进他冰冷的血液里。几乎是她扑出去的同时,他急速转身拔出匕首,眨眼就架在明韬脖子上。

这女人玩柔道的!

世间有一种偶遇,是你走进人迹罕至的辽阔荒原,依然有人误入。

来人是个穿着警服、戴着警帽的年轻男人,正是和尤明许一个队的许梦山。他身后还跟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。见两人分开了,他也不废话,对傻子说:“这边坐下,医生给你紧急处理一下。”

尤明许哈哈大笑,踩熄烟头,站起来。

尤明许下手有分寸,知道顶多给他撞个轻微脑震荡而已。她依然用单手扣着他,手摸进他的口袋里,掏出烟,含了一支,点上,长长叹了口气,微眯着眼,抬头。

尤明许盯着他们,敛声屏气。若是被顾天成发现,以人质威胁,她就会陷入被动。机会就是现在,攻其不备,让傻子缠住顾天成,只需要很短的时间,她扑出去,解救出那三人,然后她就可以转身好好收拾顾天成了。

顾天成说:“那好,你让傻子警察过来,把他也绑起来,我就相信你。不然我现在就割穿明韬的喉咙。你知道我很喜欢这样,并且会割得很快、很利落。血,会喷得很好看。”

明韬三人大气也不敢出,宋兰担忧又含着一丝希望地望着尤明许,邹芙瑢则明显被吓呆了,又惊又疑地看看对话的两人。

顾天成说:“是啊,咱们不是说好,你在原地等我,怎么跑出来了?还躲着,想干什么呀?”最后一句话含着温柔的笑意。

★ 高口碑作家丁墨全新悬爱力作,惊险跌宕,悬念重重。